当前位置:

美高梅彩票娱乐 >服装知识 > 高级定制的衣服能穿一辈子

服装知识

高级定制的衣服能穿一辈子

时间:2016-09-22 10:47 | 浏览量:789

   高贵又有钱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一套衣服一穿就是30多年。 

  她的女儿,安妮公主也一样。最近,65岁的她现身王室赛马会活动,被有心人发现穿了一条35年前的旧裙子,而且这条裙子在这35年间,被安妮公主一共穿过5次。 

  还有1981年查尔斯王子婚礼上,她穿了玛琳巴克印花白底黄色碎花及膝洋装,戴着约翰鲍伊的黄白相间细网纱帽;2008年,女王堂兄格罗斯特公爵28岁女儿的婚礼,安妮公主穿了同上一模一样的衣服前往。 

  这一晃,又是27年。 

  吴国英说,这就是高级定制的魅力。 

  52岁的吴国英,是手工定制西装品牌“老合兴洋服”的负责人,在最近杭州新评选出的10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里,就有吴国英的大名。这些身怀绝技绝活的技能大师,将在工作室里带高徒、传绝技,为杭州培养高技能人才,同时也进行技术研发、攻关、交流等。 

虽然吴国英大师工作室刚确定,但其实,这些年里,她已经带出很多徒弟了。    

吴国英说,这个行业的技艺只能靠手眼相传,从学习到上手,实打实要花上5年时间,而技艺精湛能独当一面的老师傅更是难得。 

  在老合兴里,这样的老师傅平均年龄是50岁左右。 

  传承,成了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 

  高定的源头:开创者是英国人 

  高定是个法国词,法语叫Haute Couture——Haute表示顶级、Couture指的是女装缝制、刺绣等手工艺。 

  这个词,在法国可是有法律保护的。 

  1945年,法国高级时装公会对高级定制服装店的规模条件、技术条件等做了严格规定: 

  第一、必须在巴黎设有工作室,且至少有15名专职人员; 

  第二、能参加每年1月和7月在巴黎举行两次的“高定时装周”; 

  第三、每季发布不少于35套日装和晚装; 

  第四,常年雇用3个以上的专职模特。 

  可你知道吗,它的开创者却是英国人。英国有条塞维尔街,位于伦敦西区,一条两百多年历史的小街,现在却成了高级定制男装的圣地。 

  一些上流社会或贵族皇室也经常光顾此地,只有地处塞维尔街及附近街道的54家店或企业,才可称其为“英国塞维尔街的裁缝店”。 

  老合兴与高定的联系,就从这里开始—— 

  2007年吴国英在学习研究英国纯手工定制工艺时,开始与世界服装高级定制现存公司中排名第三的英国戴维斯公司合作。 

  除了曾为著名歌星迈克尔·杰克逊做演出服外,2011年初,老合兴还为英国威廉王子的表妹扎拉·菲利普斯公主的未婚夫迈克·庭道和他的伴郎定制了九套大礼服。 

  在老合兴,一件定制西服价格最少五六千元,高的十几万元。 

  “高定还有个关键,就是面料。”吴国英说,老合兴所使用的面料中超过90%都是直接买断,来源是世界三大高定面料商。而像LV、GUCCI这些大牌,也会从上一季的高定面料中,来挑选适合自己品牌的面料。 

  老合兴曾经就有一种西装面料,加入了24K金线。“造价非常昂贵,一套西装售价16万元。”她说。 

  高定的秘密:胖或瘦15斤,都能严丝合缝 

  长长的回廊,隔着透明的玻璃,洁白的桌子上老裁缝们正在飞针走线。裁剪、缝制、扎样……于是,布料开始苏醒,又因为手工而有了温度。 

  老合兴的工厂,位于江干科技经济园。与普通制衣厂不同,这里没有批量化的机器,没有一字排开的流水线,却也是一种细致和温情。 

  门店在凤起路。每一位进店客人,都要先量身。 

  然后是粗缝起“毛壳”服装,再请客人来试穿一次。裁缝师会观察客人的举手投足,步伐的大小,坐姿甚至扭头、扭腰的角度,再精细修改“毛壳”的细节。 

  “一件手工定制西服最重要的就是与你的肩、胸和腰际相符合。”吴国英说,定制还是成衣,行内人一眼就能看出。比如衣领,定制的内侧线条流畅,而成衣有些扁平;定制的肩部饱满,而成衣平塌;定制的袖子有一定曲度,微微前倾,成衣则直来直往。 

  “这是因为一个人站立时,手臂自然下垂往往有一定幅度,所以定制的服装会更贴合身体,穿着会更舒适。”她说。 

  手工耗费的时间,也是考量高档定制服装工艺的一个标志。 

  光是1个小小的锁眼,手工的时间就要花去1个半小时,4个锁眼则要6个小时。如果是机器的话,来回走针,1个锁眼不过2秒钟。 

  西服衣领也有专门的缝制方法,老合兴有自己的标准,一定是全手工纳驳头,不多不少,总是3000针。如果解剖西服,把领衬打开,就会发现里面每一针都分布紧密。而这些,既耗费工时,又考量工艺。 

  由于每完成一个步骤,都要归拔烫(对平面衣片进行归缩造型)一次,一件定制西服的制作周期需要45天左右。 

  “全手工的好处是,我们在每一个接缝处留有空隙,如果你胖或瘦15斤,我们都可以收放自如,帮您改到严丝合缝。”吴国英说。 

  高定的传承:当一名好裁缝,至少要学5年 

  在老合兴,90%客户是回头客。 

  “一次一位英国客人想将自己的宠物带进圣诞派对,必须要正装出席,于是让我们给他俩分别做了套苏格兰格纹西装。”老合兴的经理徐子纯说。 

  还有一次,老合兴为一位天生残疾的客户,提供了完美的解决方案。 

  “他的右手,类似‘镰刀手’,无法伸直,通过非常细致的量体裁衣,右边袖子直接为他做成‘折袖’,外表看起来没有一丝褶皱。”她说。 

  你能想象吗,老合兴年纪最小的客户,是15个月大的婴儿。 

  滨江集团的戚金兴,四季青市场祝浩泉一家三代,都是吴国英的熟客。 

  “能一辈子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我已经很知足。”她也坦言,自己也像是一块海绵,已经被吸干,需要更多水分。于是,她不断与国际接轨,上学、拜师……这不,目前仍在英国伦敦学习。 

  而成立工作室,则是吴国英的梦想。 

  “老合兴的问题是,好裁缝青黄不接。”她说,其实这个危机早在数年前就已暴露出来。据三年前的统计显示,英国裁缝的平均年龄是85岁,日本是70岁,中国相对好些,但40岁以下的高级裁缝几乎没有。 

  当一名好裁缝,得一步一步来—— 

  先得学会“扎毛壳”,然后是缝制衣服,再是打版,制作服装。“至少5年,才能学成。”吴国英说,之后还要送去英国塞维尔街进行为期3-6个月的培训。 

  早在5年前,她就与浙江理工大学合作,开设了关于高定的学术课程。 

  可吴国英也感慨,“对很多年轻人来说,5年时间太长。我曾经就有一名很不错的徒弟,但因为女朋友不在杭州,催促他回乡成婚,便半途而废……粗粗统计一下,这些年下来,徒弟的流失比例占到一半以上。” 

  高定的流派:不止有西式,还有中式 

  在杭州服装协会会长赵之毅看来,老合兴只能算高级定制其中一个流派。 

  “追根溯源,杭州的高级定制,还有不少起源于原先中山路上的裁缝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前店后厂,也走出了像友谊、香港等知名品牌。”他说。 

  协会有100多个会员单位,做高级定制的不到10家。“应该看到,近两年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涉足这一行业。”他说。 

  其中,老合兴属于典型的英国西装定制文化,也就是我们说的“红帮裁缝”。还有一些中式定制,比如利民中式服装厂,还被列入非物质文化保护名录。 

  “要知道,老底子做旗袍的8项工艺,镶、嵌、滚、宕、盘、钉、扣、绣,都讲究量身定做。”赵之毅说。 

  人才方面,最近十年,杭州已经培养了上百名服装技师。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率先将服装设计从工艺设计中单列出来,并细分服装设计、服装工艺、服装制版三个门类,极大发展了杭州的服装行业。 

  “未来的定制,更要积极拥抱‘互联网+’,更多元化,迎合更多人群需要,走出杭州定制的独有品牌。”他说。